先秦時期的氣功發展情況如何?

時間:2015/11/23 瀏覽次數:1282 作者:


通過夏、商、西周到了春秋戰國時期,隨著社會生產力的提高,社會經濟起了劇烈的變化,文化方面也受到很大的推動促進,因而出現了“諸子蜂起,百家爭鳴”的學術高潮。而氣功在當時也得到相應的發展,受到各方面的重視。



  (1)醫學方面 當時的醫療技術有了很大的發展,中醫第一部經典著作《黃帝內經》亦隨之而產生。在此書《素問·異法方宜論》中總結的源于上古而行之有效的五種醫療措施為:砭石、毒藥、灸焫、九針、導引按蹻,導引按蹻即為古代氣功。

  此外,在《素問·上古天真論》中的“恬淡虛無,真氣從之,精神內守,病安從來”和“呼吸精氣,獨立守神,肌肉若一”的記載都是古代氣功的內容,后者正是古人對遠古時期人們修煉氣功的境界的描述。呼吸精氣,相當于呼吸調息;獨立守神,相當于意守調心;肌肉若一,相當于調身的姿勢動作。可見那時的練功已經有了三調的雛形。《素問》中還認為有的病要導引與中藥相結合運用,則效果更好,如《奇病論》中說的:息積的病癥要“積為導引服藥,藥不能獨治也”。而經北宋劉溫舒收集補充的《素問·遺篇刺法論》中更具體地記載了一則導引治病的方法:“腎有久病者,可以寅時面向南,凈神不亂思,閉氣不息七遍,以引頸咽氣順之,如咽甚硬物。如此七遍后,餌舌下津令無數”。

  《史記·扁鵲倉公列傳》中,提到約生活于公元前5世紀時的名醫扁鵲,在救治已“死”的虢太子時,太子的屬官中庶子曾與扁鵲論述上古之時的幾種醫療措施:湯液、醴酒、砭石、撟引、案杌、毒熨中,撟引即導引按蹻,案杌即按摩,這也反映出古代氣功在臨床上的應用。

  《內經》中以“氣”這個共同的物質基礎,來說明人體生理活動、精神意識、病理變化、臨床診斷、針藥治療等,從而說明了氣是人體生命的總根源。《內經》中以氣即精氣為總綱,根據其分布部位、作用的不同,命名了80余種氣,廣泛深入地論述了這些氣在人體中的重要作用。這個氣學理論,不但是中醫基礎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,也是研究氣功理論的主導思想之一。



  (2)道家方面 其代表人物為老子、莊周,在他們的著作中都有關于古代氣功的論述。春秋末期思想家老子,姓李名耳,字伯陽,楚國古縣(今河南鹿邑東)人。其著作《道德經》中的“虛其心,實其腹”(三章);“綿綿若存,用之不勤”(六章);“致虛極,守靜篤”(十六章);“專氣致柔,能如嬰兒乎”(十章)等論述,除反映他的哲學觀點外,也是兼講氣功的,常為后人所引用。莊周(約前369—前286年),戰國時哲學家,宋國蒙(今河南商丘東北)人。在《莊子·刻意》講了“吹呴呼吸,吐故納新,熊經鳥伸,為壽而已矣。此導引之士,養形之人,彭祖壽考者之所好也。”在《在宥》中,莊周借廣成子之口,所講的幾條長生經驗,都包括了古代氣功,如說:“窈窈冥冥,至道之極,昏昏默默,無視無聽,抱神以靜,形將自正,必靜必清,無勞汝形,無搖汝精,乃可以長生;目無所見,耳無所聞,心無所知,汝神將守形,形乃長生”。總之,老莊思想奠定了氣功養生學的基礎,所以后人稱養生學為“志之學”。



  (3)儒家方面 儒家是強調靜坐的,這在《莊子》中有具體描述。孔子向顏回介紹了“心齋”之說:“回曰:敢問心齋。仲尼曰:若一志,無聽之以耳,而聽之以心,無聽之以心,而聽之以氣。聽止于耳,心止于符。氣也者,虛而待物者也。唯道集虛,虛者心齋也。”顏回則向孔子報告了自己坐忘的體會:“回坐忘矣。仲尼蹵然曰:何謂坐忘,顏回曰:墮肢體,黜聰明,離形去知,同于大通,此謂坐忘”。這個忘掉一切,不知自己肉體存在的高度入靜就是一種氣功的狀態。所以郭沫若在《靜坐的功夫》短文中指出:“靜坐這項功夫,……當溯源于顏回。……顏回坐忘之說,這怕是我國靜坐的起始。”



  (4)其他方面 其他諸子也有有關氣功的論述。管仲為春秋初期法家,《管子》一書中反映了“人主安靜”的思想:“人能正靜,皮膚裕寬,耳目聰明,筋信而骨強。”而這種積極主動的靜,就要依賴氣功。這種靜而有益的思想也反映在戰國末法家集大成者韓非的《韓非子》一書中:“圣人愛精神,而貴處靜”。還指出:“虛靜無為,道之精也”。

  戰國呂不韋在其雜家巨擘《呂氏春秋》一書中指出了靜動鍛煉的重要意義。它首先指出“精神安乎形,而年壽得長焉。”接著又指出:“形不動則精不流,精不流則氣郁。”又指出了要動靜結合:“宜動者靜,宜靜者動也”。

  戰國時期偉大的詩人屈原在其《遠游》一詩中,描繪了練氣功的要領和境界。姜亮夫先生在《屈原賦校注》中說:“稱虛靜、無為、自然、一氣、虛待、無為之先,純為五千言(老子)中語。而餐六氣,含朝霞,保神明之清澄,入精氣而除粗穢,即莊子導引之士、彭祖壽考者之所好,吹呴呼吸,吐故納新之說。前者道家論道之精意,后者隱循仙去之奇說。”可見《遠游》確為早期的氣功名篇。

   

   


26选5中奖通告